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南逻视界

逻辑现代化专题研讨会侧记

作者:文章来源:现代逻辑与逻辑应用研究所点击数:10更新时间:2011-11-15

王宪钧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
逻辑现代化专题研讨侧记

北京大学哲学系邢滔滔

  

王宪钧先生毕生致力于提高中国的逻辑教学与研究的水平,三十余年前率先提出逻辑课程现代化的口号,对当时的逻辑界有振聋发聩之功。此后逻辑现代化成为我国逻辑学发展的主旋律。时至今日,三十年的逻辑现代化实现或完成了什么,在新的形势下,逻辑现代化有什么新的内涵或重点,或简言之,我们今后该如何发展?等等这些问题需要逻辑界的总结与共识。为此,王宪钧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大会设立了逻辑现代化专题研讨会,以对逻辑教学与研究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做出梳理、探讨和展望。这一专题讨论得到学界的高度重视。我国所有逻辑学博士点和大部分逻辑学硕士点都参加了这一专题的研讨。各学科点负责人或代表围绕上述问题并结合本单位的情况做了发言。发言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对我国逻辑学发展状况的估计和评价
  南京大学哲学系张建军教授表示,他赞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张家龙研究员关于我国逻辑教学与研究的现代化已初步实现、与国际逻辑发展水平初步接轨的判断及其五个一批的论据(五个一批:中国逻辑界已经有一批达到国际逻辑研究水平的成果;有一批具有丰硕成果的中青年学术带头人和骨干;有一批具有现代逻辑素养的逻辑学博士和硕士;有一批出国深造留学归国的逻辑学者;有一批能进行国际逻辑学术交流的学者),但同时也认为,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与先进国家相比,要达到全面实现我国逻辑教学与研究现代化的任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有观点认为,先生当年主要是在哲学系教学中引入和推广数理逻辑。如果将课程现代化理解为开设数理逻辑课,那么很多学校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我们现在已经实现了现代化。南开大学哲学系任晓明教授认为,逻辑现代化的内涵或什么是逻辑现代化,是一个与时俱进的问题,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应该有不同的内容。武汉大学哲学系徐明教授认为,现代逻辑就是数理逻辑,逻辑现代化也就是数理逻辑化。在课程的现代化方面,仅仅是开设了数理逻辑课还不够,还要看质量、看标准。另外,通识课不用太现代化。在研究的现代化方面,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与国际上的研究水平相比,虽然在个别问题上我们也有进入国际水准的研究,但是由于人家发展得更快,三十年来我国的总体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加大,对此我们自己要有清楚的认识。这就要求我们在教学等各方面有更好的办法,还要继续努力。复旦大学哲学系郝兆宽副教授分析了我国在现代逻辑重要分支集合论这一领域中教学和科研的情况以及与国际水准存在的差距。
  (2)介绍本学科点的发展情况
  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所长鞠实儿教授作了题为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工作汇报——纪念王宪钧先生诞辰百周年的发言。鞠实儿首先指出,先生培养了一批现代逻辑的教学和研究人才,为全国的逻辑学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随后,他详细介绍了中山大学逻辑学教学、研究和对外交流等方面的情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主要有中山大学的逻辑学研究方向,科研成果,以及本科、硕士博士的教学和培养情况,专业设置和课程设置等。中山大学逻辑学科点近年来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得到快速发展。廖备水副教授代表浙江大学语言与认知研究中心作了题为逻辑、语言与人工智能相结合——我们的初步尝试的发言。他介绍了浙江大学在逻辑、语言和人工智能跨学科研究方面的有关情况,开始主要是集中在逻辑与语言的交叉研究方面,近年来又扩展到结合人工智能开展了多学科的交叉研究。他们认为,逻辑学与其他学科的交叉研究是推动逻辑学及其这些学科共同发展的有效途径,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是实现逻辑现代化的重要条件,加强青年教师和博士生的培养是发展的基础和关键。
  (3)普通逻辑课程或教材改革
  普通逻辑是逻辑学的导论课。王宪钧先生当年提出课程现代化主要是指的就是普通逻辑课要现代化。普通逻辑课如何现代化,一直是逻辑界所关注的问题。随着内容的改革,课名也从普通逻辑逻辑导论。此外,近年来还出现了批判性思维课,主要讲授用于日常工作和社会生活的一般思维方法,有部分逻辑学内容。批判性思维课的定位、与逻辑导论课的关系也是逻辑学界所关注的问题。
  西南大学逻辑与智能研究中心何向东教授提交了书面发言谈谈本科逻辑教材的编写及其平台建设,介绍了由西南大学、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共同承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逻辑学导论》重点教材编写的有关情况,包括编写的思路、提纲以及教材的特点等,目标是要结合高校文科学生现状和逻辑教学改革现状,结合国内外逻辑教学研究的最新成就,将《逻辑学导论》编写成为适应改革需要的教材。中央财经大学大学现代逻辑研究所袁正校教授在关于逻辑教学现代化若干问题的再思考中,围绕普通逻辑课程的现代化提出了普通逻辑要不要现代化如何实现普通逻辑现代化有哪些不同的方案逻辑课程的现代化为什么会出现反复普通逻辑还要不要现代化等十个问题。其中出现反复指的是许多大学的逻辑课程在九十年代以来出现滑坡、萎缩、甚至被取消的情况,传统逻辑又被视为救世良方,以及后来出现了批判性思维课程。他认为应该坚持普通逻辑现代化,批判性思维课不能作为逻辑入门课程。在教学实践中,他们采取了以现代逻辑为主、以案例教学为主、以逻辑应用为主的教学方针,在中央财经大学取得良好效果。清华大学哲学系王路教授作了逻辑课程的现代化’——纪念王宪钧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的发言。王路认为,先生提出逻辑课程现代化,提出逻辑教学要要吸收现代逻辑的成果,谈的是逻辑教学改革,出发点却是逻辑这门学科,而且是从现代逻辑出发的,是基于现代逻辑的逻辑观。但是主张在传统逻辑的基础上吸收现代逻辑内容的吸收论者与批判性思维论者不是这样,他们是从课程出发,强调课程的有用性和适用性,批判性思维论者还强调要从素质教育出发。而无论是课程的改革还是学科的发展,都应该从学科出发,不应该从课程出发,这样的做法才是正确的,至少不会本末倒置。
  (4)结合教学改革实践探讨逻辑现代化的理念和方向
张建军教授以关于全面实现我国逻辑教学现代化的几点认识——从南京大学实践看为题,从哲学专业本科、其他文科专业本科、逻辑专业研究生培养、非逻辑专业研究生的逻辑教学以及基础国民教育体系中的逻辑教育五个方面介绍和探讨了南京大学逻辑学教学现代化的实践和理念。张建军表示,目前南京大学在逻辑专业研究生和哲学专业本科生方面有比较完善的课程设置,但是在非逻辑专业研究生方面,逻辑教学与其他学校一样仍然难以进行。这个问题不改变,研究生逻辑教学的全面现代化也会是空中楼阁。他还特别指出,逻辑科普工作无疑是国民教育体系中逻辑教育的重要一环,是逻辑现代化事业绝不应予以忽视的。鉴于逻辑的学科性质及其重要功用,逻辑教学现代化事业,绝不能满足于像我国冰壶运动那样经过少数人的严格训练去争夺奥运会奖牌,而应当像足球运动强国的足球运动那样,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建设以赛先生和德先生为标志的现代文明国家,使社会得到理性化和谐发展,没有逻先生做根基与支柱是不可能的。这就必须加大整个国民教育体系中逻辑思维素养教育的比重。他最后总结说,从上述五个方面看,全面实现逻辑教学现代化事业实为任重而道远,需要我们在前辈学者所开辟的道路上负重前行。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陈慕泽教授作了题为逻辑现代化:中国逻辑工作者队伍的转型的发言。陈慕泽认为,30年前中国的逻辑队伍从总体上没有融入世界逻辑共同体。其原因,不在于当时尚未打开和世界的沟通,而在于当时中国逻辑队伍总体上的知识结构。从传统逻辑到现代逻辑,其实质不是知识更新,而且是知识转型。这就是逻辑现代化的口号在当时对于中国逻辑队伍建设的严重意义。事实证明,完成中国逻辑队伍转型的根本途径是培养新人。人大逻辑教研室这三十年来的实质性变化,就是完成了这个转型,在教员知识结构、课程设置、研究生培养等方面,进入了世界逻辑学学术共同体。现在的差距是共同体内的差距,和未融入共同体的那种差距不是一回事。在教学方面,逻辑现代化的口号最初是针对教学的。大学逻辑教学分属专业教育和通识教育,二者有不同的对象和目标,因此逻辑现代化对于二者有不同的含义。对于专业教育,逻辑现代化的含义有理由明确概括为在大学中普及一阶逻辑和模态逻辑。而在通识教育中,普及一阶逻辑和模态逻辑,既说不通,也行不通。对通识课来说,逻辑现代化有三个方面:关注国际上通识课的新发展,以现代逻辑纠正通识课中一些不严格的东西,以及教逻辑通识课的教师也要懂数理逻辑。
  北京大学哲学系周北海教授作了题为逻辑现代化与北京大学逻辑教学现代化的发言,结合北京大学逻辑课程改革三十年的历程,总结和探讨了对于逻辑现代化理解和主要解决的问题。自王宪钧先生提出课程现代化以来,北京大学哲学系一直在课程现代化方面做各种努力和尝试。其中主要的努力之一就是普通逻辑课程改革,试图从逻辑入门课开始,吸引更多的学生加入到逻辑学专业的队伍。另一方面,也在加强逻辑专业课的建设,八十年代末还开设了本科生的逻辑专业。但是前者的努力从结果上看并不成功。新世纪以来,北京大学开始了两极分化的教学模式,即区分逻辑学人才培养和大众素质教育两个领域。前者的目标是造就逻辑学家,以提高研究生的科研能力和水平为中心;后者的目标主要是提高受教育者的日常思维能力,使之具有一定的逻辑素养。经过十多年的实践,这一模式已取得良好的效果:在人才培养方面,博士毕业论文的质量不断提高;在素质教育方面,开设了更为直接面向社会实践的批判性思维课程,受到广大学生的欢迎。周北海还指出,从两极分化的观点看,以普通逻辑课程现代化为基础内容的逻辑现代化探讨应该成为历史,问题应该重心上移,提升到综合考虑教学与科研两个方面的逻辑现代化问题,这是我们应该更关心的领域。与此同时,大众素质教育也应该是我们关注的方面,或许在这方面应该有新的教育体系。
  另外,在专题发言中,中国人民大学刘晓力教授作了题为学科与学术:谈谈逻辑研究生的培养的发言。刘晓力从学科学术两个概念分析开始,到近年来国内外博士生论文选题所做的调查,对国内和国际逻辑学发展状况进行了比较,为逻辑现代化讨论提供参照。
  在随后的讨论中,与会学者对逻辑学教学、科研、学科建设等方面的现代化问题作了进一步探讨。教学方面主要讨论了批判性思维课程与逻辑学的关系问题。学者们对有关批判性思维课程的看法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在逻辑学博士生和硕士生培养方面、逻辑学科建设方面,大家介绍了经验和交换了意见。讨论最激烈的就是国内与国际水平的距离问题。有学者认为,我们国内的逻辑学者在过去的三十年间是奋斗者,虽然所做出的成绩与国际水平还有距离,但是仍然要给与鼓励。有的学者对国内的逻辑学研究中的一些现象给与了批评,提醒人们认真反思。
  会议虽然在有关逻辑现代化的一些问题上没有取得完全一致的意见,但与会者普遍认为,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我国的逻辑学如今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学习与研究现代逻辑已成为主要的方向,与国际逻辑学接轨也成为学界共识,中国的逻辑学正在成为国际逻辑学共同体的组成部分。


(转自北京大学逻辑、语言与认知研究中心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