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南逻视界

张建军教授在南大读书节开幕式上的发言

作者:文章来源:现代逻辑与逻辑应用研究所点击数:50更新时间:2011-10-31

书山有路时为径,学海无涯悦作舟
——张建军教授在南大第六届读书节开幕式上的发言

(2011年10月31日)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作为教师代表参加读书节开幕式,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 

        自从跨进大学校门,我们就有了一个共同的雅号:“读书人”。刚才洪馆长介绍了读书节的各项活动,阐述了读书与读书节的意义与价值。我们的读书节已办到第六届,在几分钟的时间里能说点什么对同学们有用的新话呢?我想就根据读书节的主题和宗旨,与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的一点读书心得,即对文化典籍《论语》重新解读的一点心得,也算是读书节的一个“微型案例”吧。经典总是常读常新,前天洪书记在《光明日报》发表了《重读<资本论>》,说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从中可获得许多新的启示。那么,我重读《论语》有什么新的收获呢? 

        大家知道,孔子是我国平民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和至圣先师。他的教育宗旨就是把“读书人”培养成 “真君子”,我们校歌中所唱的大载一诚天下动,如鼎三足知仁勇,就是孔子心目中“君子”的特征。如果做现代性转化,那就是要把我们的“读书人”培养成真正的“知识分子”,按照我的体会,这样的知识分子应当具有“敬业精神、事业兴味、求真激情与道义担当”,志为推动社会进步之中坚。而要成为这样的知识分子,首先要真正学会读书,即如《论语》中所说:“君子学以致道”。孔门弟子把“学而时习之”作为《论语》开篇,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正是在近年重读《论语》的过程中,我发现“学而时习之”这句话中的“时”字,过去通常追随朱熹解读为时常、经常,这是不正确的。孔子的原话大家都知道:“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是个反问断定。无论把这里的“习”解释为“小习”即温习、练习,还是解释为“大习”即使用、实践,通常的解读都有所不通。温习有成效之差,实践也总有成败,不会“总是”快乐吧;我想以“诚”为先的孔夫子,是不太可能下这样的判断的。带着这个问题,我查了一下先秦时期“时”这个字的用法,发现在《诗经》和其他先秦典籍中,“时”都有一种重要的语义,那就是“善”、“好”与“适当”。若这样来解读“时”,这个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能够将学习与练习很好地、恰当地结合起来,或者能够将学习与实践很好地、恰当地结合起来,做到“学而善习”,那当然是很快乐的事情,孔夫子讲的是读书人所应追求的一种境界。我发现,这样解读“时”,还可解决《论语》与孔子研究中一些长期争论的问题,比如《学而篇》有言:“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这里的“使民以时”,不是通常解释的“使老百姓不误农时”,而是指“要恰当地使用民力”。这是孔子一个重要的为政理念。整个《论语》的中心思想,可以概括为如何做到“为学以时”、“为政以时”、“为人以时”。作为读书人“致君子”之路来说,就是如何达至诚、知(智)、仁、勇的恰当结合。这种解读也消除了我心中一个长期的疑惑。孟子对孔子有个评价:“孔子,圣之时也。”以往有人把这句话解释为孔子是“最识时务”的,这很不符合《论语》所展示的孔子形象。实际上,孟子只不过是说孔子是他心目中“最好”的圣人罢了。 

        这种新的解读是否正确,大家可以共同探讨。我之所以在这里做这样一个“微型学术报告”,是想启发同学们读书时要学思结合,树立问题意识,锻炼提出问题、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注意掌握正确的读书方法,锤炼良好的读书境界。尤其要掌握好孔子所开示我们的,追求把学与习(无论是“小习”还是“大习”)更加恰当地结合起来,不但要勤于读书,而且要善于读书,做到“读书以时”。特别是在当前信息时代,面对浩如烟海且鱼龙混杂的信息要能够hold住,克服信息异化,就必须致力于掌握好的读书方法,摸到正确的门径,我们的读书节在这方面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对大家会有重要的启发与帮助。 

      《论语•雍也篇》有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就读书生活而言,“好之”基于读书人的社会责任,“乐之”则是我们所应努力达到的自由境界,“学而时习之”,是到达这种境界的必由之路。在这里我想把一句耳熟能详的“俗语”改两个字送给同学们,那就是“书山有路时为径,学海无涯悦作舟”。目前的读书条件与“在立”的各位老师的求学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祝愿大家珍惜南大读书生涯的难得机遇,锤炼当代知识分子的良知、睿智、胸襟、胆识与风骨,享受读书生活,提升读书境界,为实现人生理想打下坚实的基础。

        祝读书节圆满成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