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学会信息

第八届两岸逻辑教学与学术会议综述

作者:文章来源:现代逻辑与逻辑应用研究所点击数:64更新时间:2017-11-03

付 豪  林胜强     

2017年10月14—15日,“第八届两岸逻辑教学与学术会议”在西南交通大学峨眉校区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国逻辑学会主办,四川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编辑部、四川省逻辑学会及西南交通大学峨眉校区协办。与会人员不仅有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南开大学、台湾大学、台湾阳明大学、台湾中正大学等三十余所高校及科研机构的八十余位专家学者和研究生,还有来自中学的教师代表。本次会议共录用论文六十余篇,涉及现代逻辑、语言逻辑、逻辑史和逻辑教学等多个方面,会议安排有五个主题报告以及三个分组主题讨论。

一、大会主题报告

南京大学哲学系张建军教授作了“正规模态集合论悖论及其相关问题”的主题报告。“正规模态集合论悖论”是将正规模态命题逻辑引入到经典集合论之中而产生的。在“正规模态集合论悖论”的解决方法上,他认为核心问题在于厘清实体—实体关联(Ce-e)与实体—属性关联(Ce-a)之间的根本差异,并在此基础上重塑“逻辑主义”,消解正规模态谓词逻辑的三大哲学疑难。

台湾大学哲学系李贤中教授作了《论先秦逻辑史中带有思想内涵的推理律动》主题报告。通过拟构孟子、荀子的“思想单位”,表现出二人思想的内在推理模式,发掘出构筑其思想的“所依之理”和“所据之理”。他比较了《墨子》中《法仪》、《尚同》二篇的“思想单位”指出《法仪》的“所据之理”有力支撑了《尚同》的理论。并通过比较孔、孟、荀三者间的“思想单位”,认为孟子从孔子“动心起念”立论而提出“性善”,荀子从“生而有”出发,提出“人性本恶”。展示出研究中国古代思想的新方法。

湖北大学哲学院陈道德教授提出“符号学是深化先秦名辩学研究的更优范式”。将传统形式逻辑纳入先秦名辩学的研究路径已经陷入桎梏,而符号学的三大基础理论与具有表意功能的汉字更为贴合。他通过对《墨子》和《荀子》的分析,将范畴“名”定性为语词符号而非逻辑概念。同时,提出《墨子》中“譬、侔、援、推、止”五种推理方法皆为语用推理,进一步佐证了符号学对研究先秦名辩学的重要作用。

台湾阳明大学王文方教授在报告中对龙树《中论》的形式化分析方法进行了阐发。他介绍了Garfield和Priest对《中论》“四句”所构建的两种形式系统和t、f、b、n、e五种语义值,并对该系统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了批判。同时,提出了与经典逻辑系统更具共通性的Plurivalent  Ce—逻辑。在语义解释上,删减了b、n两种语义值,引入佛学胜义、世俗二谛的内容,将t、f两种语义值看作可说之语义,而e语义值对应胜义谛,代表不可说之语义。

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熊明辉教授就诉讼论证博弈中的法律事实问题进行了阐发。从起诉方、应诉方和审判方三个立场,分别建立了起方事实、应方事实和审方事实,分析了三方事实之间的博弈关系。他在由法律事实、法律准则与法律结果所构成的法律三段论基础上,增加法律证据与法律准则解释两项,提出了分别对应起、应、审三方的法律五段论,并罗列了法律事实和法律真相之间关系的多种观点。

二、分组主题讨论

在逻辑教学与逻辑理论小组中,产生了许多富有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的研究成果。江南大学吴格明教授认为应当重视批判性思维在中小学教育中的推广,并对中小学逻辑教育方法提出了多种建议。四川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特级教师黄万红女士结合自身高中政治教育经验,表明教育应与生活有机结合,并从实际教学案例出发,分享了创设思辩情境与提出思辩问题两种批判性思维教学方法。潍坊(上海)新纪元学校林娟、王兴亮老师分别就历史、数学学科教学如何与逻辑、批判性思维融合等问题发表了意见。浙江大学金立教授不仅在逻辑理论方面论证了溯因推理与创造性思维的区别及联系,还结合自身教育实践行为,从贴合时代杰作这一理念出发,提供了拓宽逻辑平台的四大建议。东南大学陈爱华教授将伦理学中的真、善、美三个范畴应用到逻辑教学当中,从教与学两个方面论述了在逻辑教学中注重真善美三重维度的重要意义。贵州民族大学蔡曙山教授从人类认知角度,探讨了逻辑学应如何在人类思维框架下进行发展的问题,并从科学发展历程出发,指出溯因推理、类比推理和归纳推理才是科学发现的真正逻辑。

在现代逻辑与逻辑哲学小组中,西南政法大学石运宝博士主要从句法角度解释了基于Lambek—Grishin演算的对称范畴语法,表明该逻辑语法重点在于寻求可计算性和自然语言表达力之间的平衡关系。浙江大学应腾博士通过可废止逻辑,构造出新的结构化论辩系统DLA,旨在建立起论辩模型与现实讯息之间的可达路径。四川师范大学逻辑与信息研究所张晓君副研究员利用广义量词理论、集合论和模糊逻辑的相关知识,对包含广义量词almost  all的广义三段论推理模式进行了详细论证,并将推理模式应用到自然语言语篇推理之中,提出了更多具有创见性的问题。北京科技大学满海霞副教授选择乔姆斯基层级理论作为自然语言语法的研究视域,通过对比转换生成语法和非转换语法、范畴组合语法与非转换语法,揭示出乔姆斯基层级理论在语法研究上的重要意义。四川师范大学逻辑与信息研究所特聘教授邹崇理研究员从广义量词理论和组合范畴语法两大逻辑语法的发展态势出发,指出逻辑在当今的发展具有经验主义、实用性、效率性等特征,并重申逻辑与其他学科相交叉的必要性。

在逻辑史和英文小组中,台湾交通大学林国雄教授从企业经营管理和家庭投入产出等方面展开论述,将易经六画卦分为内外两个三画卦,并通过研究内外卦各爻之间的因果联系,认为易经六画卦在不同方面总共可产生六对不同的阴阳。台湾大学吴惠龄博士后以“思想单位”的方法论对《论语》中“思”与“正名”两个概念进行比较研究,指出“思”是“正名”的基础,“正名”则又佐证了“思”的推知能力。华东师范大学晋荣东教授就冯契对中国古代逻辑的研究成果进行了综述,对“中国古代有逻辑”、“逻辑多元论”、“中国古代辩证逻辑”、“逻辑范畴体系”和“求同明异并重的方法论”等议题和思想进行了详尽的阐发和评述。浙江工商大学释慧观大师从梵文文本与汉译文本中对“因三相”方法论的不同趋向入手,发现在印度因明逻辑中,“因三相”的特点是通过确立宗的法性,排除其他可能性,而在汉传之后,转变为通过验证宗法性的周遍性而论证“因”是否在法性之中存在。台湾中正大学王一奇教授反驳了Finlay对“认知的应当”(epistemic-ought)和“假定的应当”(hypothetical-ought)两种观点的化归性处理,并论证了“假定的应当”是一种行动指导(action-guiding)观点,而“认知的应当”则是行动指导的根基。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四川师范大学逻辑与信息研究所)

   本文转自四川逻辑学会网站